400-6158-050全国咨询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运营推广 > 推广上线公布 >

根据数据监测

文章出处:未知 网责任编辑:admin作者:admin 人气:发表时间:2018-09-28 16:18

  21岁大学生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的正规的三甲医院治疗肿瘤,却被生物免疫疗法坑了二十多万元,并且夺去了生命。少年离世前执笔发问,使得百度连日来声名狼藉。受此影响,百度5月1日到3日市值缩水70亿美元。

  “千夫所指”背后,是百度在竞价排名这个广告商业模式带给产品的体验不佳、广告遍天。这让亿万网民在魏则西事件上找到了新的发泄口。

  就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向百度公关部门发送采访函,希望了解进展。但截止到记者发稿前,百度并未回复。

  但这一切,或与百度相对激进的营销政策有关。有业内人士指出,受百度地图、百度外卖等新业务扩张不力等压力影响,百度长期将最核心业务搜索引擎服务的广告收入视为现金奶牛,而这正是百度推广长期畸形发展的病灶所在。

  如果说魏则西在知乎上的发问,是百度成为众矢之的的开端,那么百度在事件发酵期间的多次回应,则是将自己推向舆论死角的锋利刀刃。

  4月末,《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一文在朋友圈中传开。文章中讲述,被查出患有罕见病“滑膜肉瘤”的大学生魏则西,辗转多家医院,病情不见好转。后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二院,在花光东凑西借的二十多万元后,仍不幸去世。魏则西生前曾在知乎撰文,表示在百度上搜索出的武警某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在国外早已因为“效率太低”而被淘汰。

  作为热点事件,官方立刻干预。5月2日,国家联合调查组成立,国家网信办网络综合协调管理和执法督查局局长范力任组长,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管司、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及北京市网信办、工商局、卫计委等相关部门参加。

  对此,百度表示,欢迎联合调查组进驻。网络信息健康有效,是包括百度在内的每个互联网参与者的责任。百度将全力配合主管部门调查,接受监督。

  事发后,百度4月28日回应称,(魏)则西生前通过电视媒体报道和百度搜索选择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武警北京二院”),百度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

  随着魏则西事件发酵,百度5月1日再次回应网友魏则西病逝事件,称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

  此后,百度又内部发文,5月3日,百度内部发布文章《砥砺风雨坚守使命》。其表示,2015年年初,百度就曾加大整治力度并下线违规医院,引发民营医院群体“莆田系”的强烈反弹和联合抵制。为此百度发布声明称打击虚假医疗的决心不会变,高门槛、严审核是百度推广长期持续的机制,“我们不会因为‘问题医院’的抱团抵制而放宽要求,更不会与任何一家不符合资质要求的医疗机构进行合作……我们不会因商业利益丧失企业良心,这点毋庸置疑”……

  但类似表述,让舆情加速恶化。沃德社会气象台齐中祥指出,根据数据监测,网民对于百度的关注度和对此事的愤怒直接成正比,5月2日和3日,也就是百度多次回应,撇清魏则西事件与自己关系之时,其关注度以及愤怒指数最高。

  魏则西之死将百度推向风口浪尖,竞价排名模式再陷舆论旋涡。有声音认为,百度搜索中,通过收取竞价费用,决定医疗机构在网络搜索排名的商业模式,造成广告信息和有效信息的实际混淆。

  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透露,百度在各个领域的扩张都需要资金,而由于着急寻找新的利益增长点,百度的最核心业务搜索引擎服务的广告收入,成为了百度攫取资金的“淘金山”。

  记者调查获知,百度广告推广大多数交给经销商操作,这些经销商并不是百度旗下公司,而是外包公司。这让百度在线广告推广更加疯狂无序。

  “我当时在河南锐之旗做百度推广的客户营销”,一位前百度推广员小红(化名)向记者透露,当时自己的职位叫营销顾问,“其实就是要打电话给各个公司求爷爷告奶奶地让他们交钱”。而河南锐之旗则是百度推广在河南大区的一个外包公司。小红介绍,其负责在客户搜索关键词时,其搜索结果可以排在百度搜索的前几名的位置。交钱之后,可以按照点击收费,不同的关键词收费不同,大概每次从几毛钱到十几元不等。

  “最受欢迎的客户就是医院”,小红称,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医院,不仅有钱,也都舍得投广告。受此影响,百度最贵的关键词是医疗。每个营销顾问为了自己的绩效考核,会尽量帮助医院通过百度的层层审核。

  另据财新网报道,2009年,百度竞价排名经历了从公开竞价到“蒙眼”竞价的转变。2009年12月,百度推出“凤巢”系统,在关键词出价、排名、计费方式上都做了较大的调整,其中,参与者看不到友商的出价。同时,百度竞价推广的变化也越发增加。在不少百度推广客户的眼中,这不仅让推广投入急剧增。

此文关键字: